首页 > 书库 > 《爱妃救命》爱妃救命txt 完结版 爱妃救命小说目录

爱妃救命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刘衍,阮凤的小说《爱妃救命》此文是白小贞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阮凤没慢上慕澈多少,这会儿紧要关头,慕世子不得不压下那得而不知、不明不白的猜忌,抓住一棵青松上最粗壮的枝干,使出一招倒挂金钩让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1 20:04: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刘衍,阮凤的小说《爱妃救命》此文是白小贞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阮凤没慢上慕澈多少,这会儿紧要关头,慕世子不得不压下那得而不知、不明不白的猜忌,抓住一棵青松上最粗壮的枝干,使出一招倒挂金钩让自

《爱妃救命》免费试读

阮凤没慢上慕澈多少,这会儿紧要关头,慕世子不得不压下那得而不知、不明不白的猜忌,抓住一棵青松上最粗壮的枝干,使出一招倒挂金钩让自己整个人挂到了树上。

接着,他伸出双手去接阮凤。

阮凤瞧着这人功夫了得,做了一个厉害的手势,而后,她伸出手直接被慕澈如同耍杂技一般甩到下头矮树丛里。

里头有刺叶植物,阮凤被刺叶扎了肉也只得捂了嘴,不能出半点声响。

不一会儿,慕澈从青松上滑下来,同样呲牙咧嘴的躲进矮树丛里。

即便两人动作利索,忍得含泪默默,庭中动静还是惊动到屋内。

“谁?”墨子澄十分警觉,一把推开门,探出身来。

刘衍不懂武,没有墨子澄这种的听声辨别本事,随后探出身来:“有人?”

“好像有什么声音。”墨子澄扫视一圈,出了屋内。

庭院中静静悄悄,什么都没有。

“我怎么没有听到?”刘衍出来左右看了看,“刘易在门外守着,他乃我心腹,定不会出问题的。”

“大概是我听岔了罢。”墨子澄站到刘衍跟前,使了个眼色,“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走罢。”

刘衍非蠢人,当下会意:“好。”

两人边走边看,一前一后出了中庭,打开门扉,出去了。

门“吱嘎”一声关上,慕澈被枝叶扎的疼痛无比,听门关上,松下一口气,刚想转首唤阮凤一道出去,眼前却伸来一只手,极为迅速又准确的捂住了他的嘴。

慕澈:“……”

你捂人嘴巴何为就如此熟捻。

一簇叶子被推开,阮凤探过头,声音极轻:“等等。”

适才还脑子旖旎念头的慕世子让这扑面而来的栀子香顿时弄得无比局促。

他动作迟缓的点了点首,伸了手搭上阮凤的手背正打算拍一拍示意她放下,“咯吱”一声,不远处破旧的门扉复被打开。

慕澈瞬息僵硬了身体,手覆盖在阮凤的右手上,整个人就不敢动了。

适才已经走出去的墨子澄与刘衍去而复返,两人站在台阶上审视一番庭院,刘衍笑道:“看来真的是你听岔了,这里头没人。”

墨子澄道:“行事小心一些总是没有错的。”

慕澈心中悚然一惊,墨子澄真是好生阴险,竟然用这招以退为进。

他适才若没忍住站起来,这会儿定是要被折回来两人抓个正着了!

慕澈转着眸子去偷瞧阮凤,阮凤同样还是刚才的那般姿势,左手推着刺叶,右手捂在他嘴上,全神贯注凝神静气的听外头的对话。

慕澈将目光向下,又滑到阮凤的左手,大概之前她左手推开刺叶时,上头一片尖刺的叶子扎了她手背,此刻叶子已扎破表皮,这会儿鲜红的血从手背上蜿蜒而下,衬着白皙皮肤,十分明显。

慕澈的嘴被阮凤捂着又被自己盖着,张了张,想点说什么却说不出话来。

“观水,”刘衍见院中无人,又挑起适才在屋中的话题,“你说瑾王没将今年春闱试题告知你,那你对今年春闱可有把握?”

“瑾王缺的是在朝廷中的各英才而不是籍籍无名的白身。”墨子澄瞥刘衍一眼,“在下听说西南郡县不大富裕,孤村难有好老师,盛锦兄可要在好好利用慕王府的这层关系,多多努力了,别届时春闱落了榜,坐不上瑾王格外恩典的这条船。”

刘衍顿时脸色大变。

此话不是明明白白说他学问不好,考不上么!

他忍了忍,瞄见墨子澄坠腰间那值不了几钱的玉佩,嗤一声打开折扇就笑了:“我刘家在西北云南郡乃是数一数二人家,西南总督陈大人乃我恩师,我的春闱会考无须观水兄你关心。倒是江南书香门第出来的观水兄可要好好利用阮府这层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关系,多多努力了,别倒时连回乡银子都要瑾王施舍观水兄你呐。”

“陈大人在下倒是知晓,晋文五年的同进士而已,听说还是因那年九算术占了大比例,陈大人才得以中个同进士,原来这人便是盛锦兄的恩师。”

“观水兄不必这般酸里酸气,我恩师短短八年一路从九品县丞到如今五品总督,不是一般人可羡慕得来,观水兄若是有那本事,我也想瞧瞧观水兄以九章算术考出一个五品总督来,指不定观水兄也能凭此让瑾王看中,而平步青云呢。”

两人均是读书人,这骂起人来半点不带脏字,听得慕世子啧啧称奇。

他在国子监读了这么多年书,虽说不考科举倒也一直努力做学问,但这种全凭两张嘴站在那对骂,他还真学不来。

真是的,能动手为何要大费周章的动嘴呢?

阮凤所想的却不是这种我呛你一口你怼我两句的口水仗。

原来墨子澄与刘衍身后各有条大鱼相助。

瑾王?

阮凤对这人没多少印象。

至少在她前世入京之前,此人应该就在京中被除名了,而此时在京中倒是颇具影响力模样。

至于西北总督陈大人,阮凤是知晓的。

这陈肃在刘更做了皇帝之后,被提为帝京顺天府府尹,没几年又被提为大理寺卿,一路高上,从寒门士子出来的,能像陈肃这样平步青云的,几乎没几个。

墨子澄见刘衍抬出陈肃与瑾王的关系,也不继续挖苦了,话一转就道:“在下也只是听说今年春闱颇难,不觉担忧盛锦兄过度了,盛锦兄切莫记在心中,咱们只是寻常商讨一下学问而已。”

由慕澈所在的草丛里头望去,墨子澄适才还阴沉的脸面就这么像唱戏一般的瞬息换了一张脸,半点缓冲都未有,直接就阴雨转艳阳了。

对于这个阮府的表哥,慕世子是佩服啊佩服。

刘衍为刘家长子,场面话也是信手捏来:“哪里,像观水兄说的咱们只是寻常商讨而已,我又怎么会当真,观水兄说的极是,都说这届春闱主考人因是君愠而会极难,你瞧,我头一次下场会试,又来京中不久,连君大人的喜好都未摸透,大家都是为瑾王办事,观水兄若是知晓一些内幕,也千万莫要藏着掖着呢。”

墨子澄温稳一笑:“自是不会。”

刘衍斯文一笑:“那就好,我觉观水兄也不会。”

墨子澄:“时候不早,在下得回阮府去了。”

刘衍道:“适才所说之事,观水兄可切莫再像前日那般出什么岔子了,拖累了我们刘家,瑾王那头可是也会一起遭殃的。”

墨子澄瞧刘衍一眼,清清淡淡“嗯”一声,带了披风帽,出去了。

刘衍等了等,大概等了半刻钟,亦抬步出了小四合院。

《爱妃救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