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明朝大贪官》明朝惩治贪官 健气受 明朝大贪官straight(直人文)

明朝大贪官

历史已完结

新书《明朝大贪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千里风云,主角何瑾,姚璟,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又是一轮暗中交锋过后,堂上的官员和吏员们,都跟喝了猫尿一样脸红心颤:真是漂亮!于无声处听惊雷 这精明貔貅和笑面虎之间的争斗,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5 16:03: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明朝大贪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千里风云,主角何瑾,姚璟,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又是一轮暗中交锋过后,堂上的官员和吏员们,都跟喝了猫尿一样脸红心颤:真是漂亮!于无声处听惊雷 这精明貔貅和笑面虎之间的争斗,

《明朝大贪官》免费试读

又是一轮暗中交锋过后,堂上的官员和吏员们,都跟喝了猫尿一样脸红心颤:真是漂亮!于无声处听惊雷......这精明貔貅和笑面虎之间的争斗,果然比什么酒楼里的戏曲精彩刺激多了!

买何瑾赢的家伙,此时自然喜上眉梢:貔貅不愧是神兽,旗开得胜,这一手儿玩的厉害!

而买刘不同赢的家伙们,这刻便有些着慌:笑面虎,你就这点本事儿?平时看起来深藏不露的,怎么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嘛......

“肃静!”姚璟其实心里也激动不已,但毕竟读书养性出来的精英,很是能沉得下心来:“此乃大堂过案,尔等随意喧哗,成何体统!”

言罢,他便拿出一份何瑾代为填写的官定状格,对着刘不同喝问道:“刘不同,今有吝氏状告你欺压百姓、打杀她独子的一事,你可认罪?!”

刘不同这会儿哪还不知,何瑾翻出了这等杀人旧案,便是要自己的命?已经被逼到了生死边缘的他,当然拼死也要搏上一搏。

当即,他便努力恢复好了情绪,施礼道:“回禀大老爷,吝氏状告一案,毫无凭据!”

“况且卑职乃朝廷命官,这吝氏不过平民,以民告官,当先杖责二十,请大老爷秉公施法!”

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分明在跟何瑾杠上了:来呀,你不是不想让我动这疯老婆子吗?我偏要看看你能护她到什么程度!

何瑾却一点都不在意,开口言道:“大老爷,此案乃卑职代吝氏状告,若要施法也当是卑职来受。”

“哼,你不过刀笔小吏,以下犯上,也当杖责,以儆效尤!”

“不错......”这次何瑾没抬杠,乖乖点头。

不过,就在刘不同要露出胜利笑容时,他忽然又开口向姚璟言道:“大老爷,卑职不仅是代告,更收钱当了吝氏的讼师。倘若此时受刑,自无法堂上受审,请大老爷看在这一点,权且记下这杖责如何?”

“收钱?”姚璟不由有些愠怒,问道:“你收了多少?”

“一文。”何瑾掏出一枚铜板,继续道:“还是在下先借给吝婆婆的......”

听了这话,姚璟哪儿还舍得打自己的亲亲弟子?

他当即不假思索,抢在刘不同之前道:“嗯,那你所言也有道理。这杖责便且记下。待案子审完后,你自去班房受刑!”

刘不同的脸色,顿时跟吃了苍蝇一样。可堂上大老爷都发了话,而且合情合理,他还能反驳不成?

再回头,看着一脸微笑的何瑾,刘不同又登时醒悟:狗屁的受刑!皂班里全是他的人,自己要不派人去盯着,那二十大板还不跟挠痒痒一样?

这一层,不仅刘不同想到了,其他官员吏员们自然也想到了。

如此第二轮的交锋,使得买何瑾赢的,不由更加喜笑颜开;而买刘不同赢的,则一副死了老娘的模样了......

“肃静,肃静!”

看着这一幕,姚璟心中偷笑之余,还得装出愤怒,一拍惊堂木道:“大堂过案,不得喧哗!何瑾,你代吝氏状告一事,可有证据?”

“自然有!”

话音落下,便见刘火儿领着一堆人上堂。

其中,有扛着一副新的杉木棺材的衙役,还有一个老实巴交的农家汉子,以及州衙里的仵作。

刘火儿命人打开棺材,开口道:“启禀大老爷,棺材里这具尸骸,便是属下按吝氏所交代地点,发掘于西河庄的乱葬荒坡。”

州衙的仵作这时也交上了尸格(验尸报告),道:“大老爷,小人已检验过了。”

“依据尸骸腐化程度,推测死亡时间乃五至十年前,时间上与吝氏之子吻合。此外,尸骸双腿骨骼遭受粉碎性断折,死因也跟吝氏所言一致......”

仵作说完,一同前来的那农家汉子也跪在了地上,磕头道:“青天大老爷,小人是西河庄村民牛二郎,自幼与吝金宝一块儿玩到大。”

“小人能证明,这具尸体就是吝金宝!他七岁那年掏鸟窝,从树上跌下来,肩膀就一直有些垮......”

古代百姓没几个近视眼,再加上正午阳光充足,人人都清清楚楚看到了尸骨肩膀处的旧痕。

姚璟看罢尸格,忍无可忍地再度一拍惊堂木,神目如电地望着刘不同,厉声质问道:“人证物证俱在,刘不同你还有何话说!”

刘不同这刻脑门儿上也冒出了虚汗,他没想到何瑾已将准备做得如此充足,而且尽数瞒过了自己的耳目!

但毕竟是衙门里的吏目,见多识广,更知判案断案的所有猫腻。沉思片刻后,他便意识到这些证据里的一个重大缺陷。

“大老爷,就算这尸骨乃吝金宝,也只证明吝金宝死于断腿之伤。总不能只凭这些旁证外加一张状纸,便要定卑职的罪吧?”

这话一落,不仅堂上的人忍不住议论起来,就连堂外的百姓都喧嚷起来。

在普通良善淳朴的百姓们看来,这案子已是铁案:吝氏说的丝毫不差,证据也就摆在眼前......怎么堂堂的朝廷命官,就如此不要脸地,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倒是堂上的人们,要比寻常百姓多些律法意识。明白刘不同这狡辩虽然很无耻,但从律法的角度来看,却是说得过去的。

毕竟,断案定案讲究的是证据。

何瑾提供的,还真只能证明吝金宝死于双腿粉碎。而直接指向刘不同动手的证据,却是一点都没有。

甚至,一些买了刘不同赢的家伙们,还差点想要喝彩起来:不愧是笑面虎,这水平就是高!

这案子都过去七年了,而且当年的乡民不是死就是不敢开口,可谓死无对证。没准儿如此一来,刘不同真的能死里逃生!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止不住望向了何瑾,想看着他到底能否破得如此困局。

可何瑾却只是淡淡瞟了刘不同一眼,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吏目大人,你当真以为这大明天下无公义之声?”

刘不同同样报以微笑,言:“少时二十大板,本官会亲自去盯着。随后诬告反坐的流放充军,本官也会好生送你一程......”

“哦?......如此说来,待会儿吏目大人要是入了狱,在下也当亲自去探望一番,好生关照关照啊......”

两人言罢,目色随之一分,犹如武林高手已互攻一招,各是冷哼不已。

可吃瓜群众却受不了,一旁的宋同知都催促道:“何瑾,废话少说,你到底还有指控刘不同的证据没?”

“当然有!”何瑾语气笃定,还带一丝嘲讽:“虽说西河庄那里的百姓,惧于刘大人的凶威,都不敢前来作证。可当年那些跟着刘大人作恶的一些家伙,现在可很是有几个,被卑职收拾得服服帖帖。”

“火儿,将那几个家伙带上来!”

刘火儿闻言,当即挥挥手,立时便有几个衙役,押着几个衣衫褴褛的家伙上堂。

这些家伙一个皮包骨头、神情怯怯的,悲苦的面色早就掩盖了当初的凶横。尤其一看到堂上的何瑾,都忍不住齐齐打了一个哆嗦。

还未诉说案情,他们便抱着何瑾的大腿,失声痛哭道:“何令史,是不是我们交代了,就不用在鼓山煤矿干活儿了?......那地方,真不是人能呆的啊!”

何瑾这下就怒了,义正言辞的纠正道:“胡说八道!鼓山煤场一向待遇从优,周五干活双日休息,每日只干四个时辰的活,每月可以轮休两日,逢年过节连放九天假。”

“尤其还管吃管住,冬天发两套棉衣,春天发两套单衣,秋天再发一套秋装。每年发六双鞋子,场中以后还会设有青楼、酒馆打折招待,每个月发二两工钱......”

“大老爷,卑职所言句句属实!卑职真的一心优待职工、饱含深情。可不知为什么,外面人一听鼓山煤矿,就老是吓得打哆嗦!”

姚璟也懵了,半天后才开口问道:“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

“没,没啥关系。”何瑾还是委屈,忍不住道:“就是他们老如此造谣乱说,是污蔑、是诽谤,很影响卑职招工的!”

姚璟摸着惊堂木的手蓦然一紧,眉头不由突突直跳:何瑾,上次你在堂上泡妞就算了,这次又来招工......你,你,本官看见你就上火啊!

《明朝大贪官》 免费阅读章节

《明朝大贪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