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嫡女红妆》盛世红妆嫡女毒妃 完整版未删节 嫡女红妆女王

嫡女红妆

古代言情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流年成沙原创小说《嫡女红妆》,主角是南宫语,南宫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大年三十,到处张灯结彩,不过南宫锦瑟的院子却是很安静的。 玉竹:“小姐,我们过去吧,大堂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南宫锦瑟点点头,放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3 12:10: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流年成沙原创小说《嫡女红妆》,主角是南宫语,南宫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大年三十,到处张灯结彩,不过南宫锦瑟的院子却是很安静的。 玉竹:“小姐,我们过去吧,大堂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南宫锦瑟点点头,放

《嫡女红妆》免费试读

大年三十,到处张灯结彩,不过南宫锦瑟的院子却是很安静的。

玉竹:“小姐,我们过去吧,大堂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南宫锦瑟点点头,放下手里的兵书。

来到大堂,已经差不多都坐齐了,不过让南宫锦瑟意外的是,魏慧兰居然被放出来了。

看着魏慧兰虽然精心梳洗了一番,不过目光呆滞,坐在椅子上也是东瞅瞅西看看的,好像怕有人要害她一样,显然已经疯了。

朝老夫人行了礼后,南宫锦瑟便坐在刘雪梅旁边。

刘雪梅看出南宫锦瑟的疑问小声的说着:“是二小姐求了老夫人好久,说是大年三十让魏姨娘出来吃顿饭,老夫人看着哭得伤心的二小姐也是不忍,便同意了。”

南宫锦瑟点点头,心中明了。

老夫人:“今天大年三十,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便好好高兴高兴吧。”

众人:“是。”

一家人看似其乐融融,不过谁的心里到底想着什么,恐怕只有自己知道吧。

饭后,一众人坐着吃甜点闲聊。

南宫语嫣:“母亲最爱糖糕,我命人做了一些,快拿上来。”

一个丫鬟端了一盘糕点上来,放在魏慧兰面前,看着自己喜欢的东西魏慧兰拿着大口大口的吃着。

刘雪梅:“二小姐还真是孝顺。”

南宫语嫣:“姨娘谬赞。”

老夫人笑着说:“嫣儿丫头从小就乖巧,以后谁要是娶了她呀,这不跟捡着宝一样吗?”

刘雪梅:“老夫人说的是。”

南宫语嫣:“嫣儿自然不比姐姐,一身武艺,征战沙场。”

听到南宫语嫣的话,老夫人眼中明显的不悦,南宫语嫣见状也只是笑笑不再说话。

老夫人:“女儿家还是要斯文一点好,一天舞刀弄棒的,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听着众人的话,南宫锦瑟也不打算回什么,她们说的她根本就不在意。

魏慧兰一口一个糖糕,已经吃了好几个了,感觉有些噎着,便端起茶杯猛喝了几口水,可是水刚刚喝下去,又吐了出来。

整个人一下子倒在地上抽搐着,嘴里还不停的冒着黑血。众人见状皆是一惊。

南宫语嫣看着魏慧兰这个样子,蹲在地上,将魏慧兰扶起来哭喊着:“母亲,母亲,你怎么了?”

老夫人:“快,快叫大夫。”

很快一个家丁就叫来了大夫,不过此时的魏慧兰已经不能动弹了。

大夫探了探鼻息,摇摇头说:“夫人已经死了。”

老夫人一听,吓了一跳,有些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南宫语嫣明显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声嘶力竭的喊着:“母亲!你怎么就丢下嫣儿去了啊!”

刘雪梅和南宫萧萧被吓得不轻,南宫敏和南宫锦瑟脸上都没有太多表情,只是南宫锦瑟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老夫人:“先把二小姐扶起来。”

一旁的绿意将南宫语嫣扶起来,南宫语嫣一下子扑到老夫人的怀里,痛苦的哭着:“祖母,祖母,母亲怎么会就这么去了啊!”

一旁的大夫看着魏慧兰吐出来的血是黑色的,便拿出银针查探,银针果然变黑。

众人看着变黑的银针,面面相觑,南宫语嫣哭着说:“祖母,这银针变黑,是有毒啊,母亲是被人毒死的。”

老夫人听到这话,心中不免生气,谁这么大胆,在这大年三十的晚上还这么不消停。

老夫人:“嫣儿,祖母一定会还你母亲一个公道,你先坐下吧。”

南宫语嫣听到这话,擦着眼泪坐了下来。

老夫人:“还请大夫仔细查查,是什么毒,又是因何中毒?”

大夫仔细查探一番说:“此毒乃是砒霜,需从口入才会中毒。”

老夫人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说:“真是大胆,这种东西怎会被魏姨娘吃下去。”

大夫:“姨娘最后吃的是什么?”

南宫语嫣:“是糖糕。”

看着桌上的糖糕,大夫用银针查探了一番,的确有毒。

大夫:“看来就是吃了这个糖糕中毒的。”

南宫语嫣惊恐的说:“我只是命人给母亲做糖糕,绝对不会害母亲的。”

老夫人:“我知道,肯定是有人蓄意加害,我今天一定要查出这个人。”

到这里,南宫锦瑟也终于明白,南宫语嫣居然不惜牺牲自己的母亲来加害自己,还真是心狠啊!

老夫人:“来人,将做糖糕的人带上来。”

很快家丁便去膳房将一名婆子带了上来,婆子来到大堂看到魏慧兰的尸体心里也是一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夫人怒吼:“说,是不是你加害魏姨娘?”

婆子吓得直磕头说:“没有啊,老奴怎么敢加害魏姨娘啊,请老夫人明察。”

老夫人:“不是你,还会有谁,这可是你做的。”

婆子:“老奴也只是按照二小姐的吩咐做的啊,真的没有加害魏姨娘。”

老夫人:“来人,给我打,打到她说为止。”

几个家丁将婆子拖出去就开始打,一声声的板子声,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喊叫。老夫人面不改色。

刘雪梅抱着南宫萧萧的头,跟着板子的声音身体也是一抖一抖的,南宫语嫣面色有些凝重,南宫敏和南宫锦瑟都是一脸的淡定。

打了三十大板,婆子已经丢了半条命,被拖着进来,屁股上已经血肉模糊,刘雪梅捂着南宫萧萧的眼睛不忍直视。

老夫人:“你还不招?”

婆子断断续续的说:“老奴,老奴真的,不知道,请,请老夫人,绕老奴一命。”

见这婆子还是不改口,老夫人脸色有些难看。

南宫语嫣:“祖母,可能真的不是这婆子所为。”

老夫人想了想说:“那这糖糕是谁拿上来。”

这时一个丫头听到老夫人的话,吓得一下子跪了下来。

“是,是奴婢去拿的,可是奴婢没有害魏姨娘啊。”一个丫头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说。

老夫人:“这糕点是你拿的,除了你谁还有机会趁机下毒呢?”

丫鬟:“奴婢真的没有。”

南宫语嫣:“那你拿来的过程中可还有其他人碰过这糕点?”

丫鬟想了一下说:“奴婢经过前院的时候,遇到胭脂姐姐,她说想借一下我前几日秀的蝴蝶回去学学,所以我就让她帮我端着糕点,我回房去取给她。”

老夫人:“胭脂是谁?”

胭脂从人群中站出来,看了一眼南宫锦瑟便跪在那个丫鬟身边。南宫锦瑟也看了一眼胭脂,眼中平静无波。

丫鬟扯着胭脂的衣袖说:“胭脂姐姐你快帮我解释一下啊!”

老夫人:“胭脂,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谋害魏姨娘。”

胭脂害怕的说:“奴婢没有啊!”

老夫人:“你还敢狡辩?只有你中途接触过糖糕。”

南宫语嫣恶狠狠的说:“快说是不是你干的?”

胭脂哭着说:“奴婢真的不知道啊,奴婢只是听大小姐的吩咐往糖糕里放了些东西,真的不知道那是砒霜,请老夫人明察。”

玉竹已经明白了,这不摆明了又是赤裸裸的诬陷吗?

玉竹:“你再敢乱说我就砍了你。”

胭脂吓得往后一退继续说:“大小姐饶命,奴婢只是奉命行事啊?”

老夫人一听又是南宫锦瑟气的一下子站起来说:“你这个逆女,竟然敢公然谋害姨娘,你还真是反了不成。”

周二娘:“老夫人可别气坏了身子。”

老夫人这才又坐了下来。

南宫语嫣气愤的说:“南宫锦瑟,你好狠毒的心,母亲她都这样了,你还对她下此毒手。”

看着这些人都说是南宫锦瑟做的,玉竹已经气的不行了。

南宫锦瑟淡淡的说:“就凭一个丫头的几句话就说是我做的,未免也太牵强了吧?”

南宫语嫣:“只要是你做的,肯定会有证据。”

老夫人看着胭脂说:“还不快些招来。”

好像已经认定是南宫锦瑟做的,她就是打心里不喜欢南宫锦瑟,一回来将军府就没有安宁过,真是个灾星。

胭脂:“奴婢都说,是大小姐拿给奴婢一包东西让奴婢放在魏姨娘的糖糕里,奴婢没有用完还留了一些在身上。”

说着胭脂将药包拿出来,大夫检查一下说:“的确是砒霜。”

南宫锦瑟:“这药万一是你自己买的,故意陷害我也说的过去。”

胭脂:“奴婢没有陷害大小姐,说的都是实情,奴婢还看到大小姐将剩下的药藏在了院子里。”

老夫人:“周二娘,带人去搜,将听雨楼给我掘地三尺也要找到。”

周二娘:“是。”

南宫锦瑟看了一眼老夫人,这么讨厌她,真是恨不得在自己院里找到,可惜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

她早就让风清将埋的药挖走了。

南宫语嫣一脸得意的看着南宫锦瑟,这一次看你死不死。

很快周二娘便回来了,将一包东西递给老夫人。

老夫人:“大夫,你看看这是什么?”

大夫看了看肯定的回答说:“是砒霜。”

听到大夫的话,南宫锦瑟心里一惊,药不是已经挖走了吗?怎么还有?难道是这丫头又偷偷埋了一处?哼,还真是阴险,还好自己留了后手。

老夫人怒拍桌子说:“南宫锦瑟,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南宫锦瑟:“孙女还是不承认,这事我没做过。”

老夫人:“还在嘴硬,看来上次的鞭子没让你长教训。”

不说上次还好,一说到上次南宫锦瑟觉得生气,看那怒气匆匆的样子,看来还想打自己三十鞭?

老夫人:“拿鞭子来,今天我非除了这个逆女不可。”

玉竹拔出剑站在南宫锦瑟面前说:“今日谁若是敢动小姐,我就杀了谁。”

老夫人:“你!”

看着玉竹竟然公然拔剑,老夫人气的捂着胸口说不出话。

南宫语嫣:“大姐你不认罪就算了,居然还惹祖母生气,真是不孝。”

南宫锦瑟:“我孝不孝还轮不到你来评判。”

《嫡女红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