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弃氓》弃后重生 Size Queen 弃氓同人女

弃氓

仙侠奇缘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弃氓》是鸠三千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洛瑶,丹峰,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柳氏给的乾坤袋藏了东西?”药韵听着洛瑶的讲述问道。 洛瑶点头“那乾坤袋里除了药种还藏着块留影石。” 那天,洛瑶回了“矢早峰”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9 16:05: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弃氓》是鸠三千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洛瑶,丹峰,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柳氏给的乾坤袋藏了东西?”药韵听着洛瑶的讲述问道。 洛瑶点头“那乾坤袋里除了药种还藏着块留影石。” 那天,洛瑶回了“矢早峰”

《弃氓》免费试读

“那柳氏给的乾坤袋藏了东西?”药韵听着洛瑶的讲述问道。

洛瑶点头“那乾坤袋里除了药种还藏着块留影石。”

那天,洛瑶回了“矢早峰”便检查了乾坤袋。留影石自然的被翻出来了,出现的正是那柳氏,背景甚至也是那个小楼。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请你帮帮我。我知道我再也出不去了,可这是我欠他的,也该我的。”柳氏苍白着脸说道。

柳氏又顿了顿,似乎在忍耐着什么痛苦般,又道“但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请为我往‘安保阁’去取一块玉令,送于我的孩子。让他走吧,离西北群山远远的。至于一同存下的三千灵石便送于好心人你吧。”

“你去了?”药韵带着洛瑶往一层的茶肆寻个地方坐。

洛瑶摇头,虽然她留下了取物口令,可是自个儿根本不知道她儿子是谁,在哪儿。所以不如找到她儿子,将取物口令告予他,让他自个儿去取,反正自个儿也不屑于那几千个灵石。

“我之前结交了几个‘缘修峰’的弟子,望着能在问问柳老板她儿子的信息。”洛瑶将自己之前的努力也一齐说了。

药韵进到茶肆寻了个包间,要了壶茶“那你可知道,柳老板虽有个儿子,却恨之欲死。”

洛瑶立刻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有人传言那是她被人强迫生下的儿子,因着他的出生,让她难以与自个儿相恋之人结契。”药韵说着西北群峰的传言。

洛瑶一时竟不知是同情还是厌恶了,复杂道“那何苦生下来?”

“说是灵胎,那些灵根极佳的胎儿,若是强硬打下来,母体必然重伤。”药韵喝了一口茶回道。

洛瑶默然。

药韵摇头道“他儿子入了丹峰,回头我寻人给他去一个信就是了。但是你,不能在西北呆了。檀缘修看上一个人,绝不会善罢甘休。你得离开。”

洛瑶立刻恍神“我不走,我没地方可以去的。”

药韵看着洛瑶,犹豫之后,终是说“你也是筑基修士了,我回头托人在丹峰辖下为你寻个药园的事儿。不破元婴,还是别来西北了。”

洛瑶却是怎么都不愿意“峰主,你别赶我走。我以后一定乖乖的,绝对不会再多管闲事了。”

药韵无奈,想着也不急于这一时,有些事越急越不成。但还是得先把药园那边的事联系好,洛瑶这边再好好劝劝吧。

想起药园,又不禁有些复杂。自个儿在药园待的那近三百年岁月,当年那些人,那些事,似乎如今还历历在目。

回神,唤来一个侍客的小修士,结了账,便准备走了,对着洛瑶道“罢了,回头再说吧!”

洛瑶才不情不愿的起身跟着药韵,她才不要离开药韵呢!

“药韵真人,留步,留步。”是“耳車铺”的一个小店员。

药韵奇怪,又恍然,不禁莞尔,这算不算峰回路转?

果然,这小店员道“真人,我们掌柜的想与真人借一步说话。”

药韵猜着其中缘由,便笑着答道“不知借道哪里?”

“不远,前方‘郁茶点’就是。”那小店员引着药韵往前去。

那倒真是不远,跨步便到了另一家茶肆,引着又进了包房,左右看了包房装置,再转眼看那掌柜的道“掌柜的倒是做事谨慎。”

“哎!真人是在西北久了的,这缘修真君又哪是我们可以得罪的了的!”那掌柜的忙作揖陪笑道。

西北七大主事,可不是笑话,直说这家店铺不适合西北,这“耳車铺”在缘修真君在位期间便再也别想进入西北做生意了。

药韵便道“掌柜的这是觉得我这么个真人入不了眼啊!”

“这可实在是冤枉我了,我这不是敢来赔罪了吗?”这掌柜的从身后的矮桌上递过来了一个木箱。

药韵便知,自个儿猜的不错了,“耳車铺”怕得罪一个金丹期修士实在是笑话。但若是卖东西,倒是能让他们对你暂时低个头。

药韵心中虽有了猜测,面上却是不显“这是……”

“这是我们西北分店的镇铺之宝,‘护灵’……”掌柜的掀开了箱子,箱子里的阵器闪过了一丝蓝色的光芒。

便是药韵亦是大惊“他有名字?”有名字的阵器,那便是阵器师的得意之作了。这样的阵器,流落至西北的太少了。

“对,‘护灵’一样十年以一块中品灵石为源。他最多可以坚持元婴初期的十击,但他最有特点的是依照草药生长需要来自主的化阳落雨,可以很好的照料草药。他其实最适合的便是想您这样的炼丹师了!”掌柜的笑道。

说是防护能力下降,但若真得罪元婴真君,也不是这个阵或者之前的阵可以解决的,说起来还是这个更合适。洛瑶若走了,有了这个阵器自个儿出门也放心。

药韵知晓有名字的阵器绝对不便宜,所以试探着问“那掌柜的想要个什么价?”

那掌柜的当即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之前也幸得真人宽宏,所以这回也亏本一回……”

药韵自然不信这掌柜的套话,只是微笑着等着掌柜的报价。

“八千,就按照之前的阵器的报价吧!”掌柜的做心痛状。

这回真的不仅药韵顿住了,就连洛瑶都有了一丝不感相信。就算掌柜的对于“护灵”介绍的简单,可既然一个阵器师为自个儿的作品起了名,那就是认为这件阵器是自己的得意之作。那便注定着这件阵器绝对不普通。

药韵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可确实也是舍不得。这样等级的阵器,她从来只在记载的书简中看过。

甚至在短时间内,就算自己有钱可能也难以再碰到了。因为五大主峰的弟子并不太看得上西北偏僻之人,他们的傲骨让他们并不愿意将他们努力铸造的阵器卖给单峰之人。

踌躇之后,药韵终于开口道“掌柜的说笑了,一个有名号的阵器怕在阵峰都难以这个价买到。”

这话说的让掌柜的也有些看不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要还是不要?

“做买卖的,没道理让掌柜的亏本的意思。不然谁还愿意做我的生意?”药韵首先否认了掌柜的出价。

掌柜的没话说,心里却想着这不是怕你出不起价吗?难道谁还愿意当冤大头吗?

药韵顿了顿,才坚定的做了决定“我也不想占掌柜的便宜,但我也出不起过高的价。去年‘耳車铺’以一万七千出了一个有名号的阵器,如今这个,我便给个两万吧!”

说着便传信于“易货楼”的姚叔先赊借了四千灵石,只说日后以丹药想还。

不久,白光一闪,一只白鸽便俯冲而来。脖上正挂着一只乾坤袋,药韵细细的给解了下来。

洛瑶跟着药韵其实是有段时间了,药韵手里到底有多少钱,其实她是有所预估的。

因为药韵的收支太过明显了,收永远来自于炼丹,支永远去往“矢早峰”的经营和丹峰的活动。

洛瑶其实不认为药韵手里有存款,因为药韵其实不喜欢炼丹,她更喜欢的是研究怎么炼制新的丹药。除此之外药韵在“矢早峰”更习惯打坐修炼。只有药韵有物品要购置的时候才会专门抽一段时间炼制丹药去卖。如果药韵有存款,她一定是先购置自己想要的东西,节省时间去修练。

所以就算借了这四千,药韵手里也不过一万灵石罢了。那剩下的一万又从哪里出呢?

果然药韵又拿出了一只乾坤袋,一起放在刚刚被传送来的乾坤袋“这里是六千,一共是一万。您先清点一下。”

掌柜把手放在两只乾坤袋上,推至桌上中间“哎!?我信真人。”

“掌柜的还是数数吧!省的之后有所误会。”药韵摇头坚持道。

掌柜的便也不再退让,神识一扫,便知数不差了“是一万,不错的。”

药韵又顿了一会儿,终于将手中握了好一会儿的东西递上桌子“这是一块上品灵石,价值一万下品灵石,掌柜的仔细检查一下吧!”修士一般称的灵石便是下品灵石。

掌柜的眼神当即直了眼,上品灵石,便是在五大主峰都不多了。因为一只灵石矿,平均每年能采到的上品灵石也不过十数枚。而上品灵石是顶级阵器被驱动的动力源,这是无论多少下品灵石难以完成的。

掌柜的几乎算是小心翼翼的摸上去的,其浓郁的灵气,让掌柜的整个人都沸腾了“这是真的,这是真的,真的上品灵石。”

药韵也有了一丝不舍,到底舍了这份不舍“掌柜的确认了这块灵石?那日后希望就别有误会了。”

便拿起那个装着阵器的箱子往外走了,再也不敢往回看一眼。洛瑶着急的追了出去“峰主,峰主,等等我呀!”

药韵却连洛瑶的呼喊也不理睬,直直的往前走,让洛瑶产生了一丝错觉,刚刚那枚灵石其实是假的,怕被人发现才这么着急的走了。

《弃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