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梦里寻灯》梦里寻他千百度网址 完整版未删节 梦里寻灯cp

梦里寻灯

古代言情连载中

《梦里寻灯》作者:元木良,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秦蔚,萧皇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如此,便有劳国师了。” 武成帝面无表情,只淡淡地应了国师,似乎对国师的话并未放在心上,也并未抱太大希望,毕竟,“生花”的毒性,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7 20:04: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梦里寻灯》作者:元木良,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秦蔚,萧皇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如此,便有劳国师了。” 武成帝面无表情,只淡淡地应了国师,似乎对国师的话并未放在心上,也并未抱太大希望,毕竟,“生花”的毒性,

《梦里寻灯》免费试读

“如此,便有劳国师了。”

武成帝面无表情,只淡淡地应了国师,似乎对国师的话并未放在心上,也并未抱太大希望,毕竟,“生花”的毒性,他再清楚不过。

血脉相连的儿子,若是就此殒了,说完全不伤心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虽说他孩子不少,可老三一直是里面颇得他心意的一个,也是他自小看着长大的,若有一份希望,他自然不吝试一试。

玉霄子点点头,起身告退:“小道定竭尽全力,不负圣上嘱托。”

没有多余的担心,武成帝全然信任着年轻的国师,大手一挥道:“你尽管放手去做,朕的三子便交给你了。”

玉霄子又是一拜,起身一甩拂尘,跟着张德海出去了。

三皇子果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有国师相助,再大的难关也一定能平安度过吧,张德海暗自感叹,忙不迭将国师送出书房。

武成帝盘腿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脑海中千思万绪纷至沓来。

皇陵、老三、刺客、“生花”······

手上的扳指被不自觉转来转去,武成帝眉头皱起,面色不虞。

张德海极有眼色,命人撤去丹炉,开了窗子散了屋里的香炉之气,亲自奉上圣上最喜欢的天山白,侍立在侧。

清风袭来,带着初春特有的寒气,冲散了屋内的浑浊气息,淡淡的茶香在室内飘起,令人神清气爽。

武成帝睁开双目,仿佛刚从沉睡中苏醒,他剑眉耸立,眼神锐利,居高位者的威势与压迫无声中弥漫开来。

“函德殿外的那帮人,宣进来吧。”帝王的话语里听不出感情的起伏。

“是。”多年来的相伴,张德海已能揣摩出这句话里的隐含的怒意。

武成帝不知想起了什么,漫不经心地加了一句:“对了,还有萧皇后。”

语气里竟有一丝讽刺的意味。

“是。”张德海忍不住将头低得更深,默默退了出去。

看来这次牵连甚广,又会有不少人会卷进去吧。

张德海默默退了出去,内心预估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因为三皇子在函德殿养伤,所以审问的地点变成了书房。

行宫的书房,既是为皇帝看书学习之用,也是为办公做准备,所以在建造之初就规划的十分宽阔,此时书房被侍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依然没能盖住书房内那一声怒吼和茶杯摔碎的清脆之声。

“混账!”

大梁第十七代皇帝赵熙,自接掌帝位已经十年有余,今天却第一次听如此荒唐可笑的汇报。

“秦蔚,你是说,你看到的、在追的都是一个身形似女人的刺客,可是不知怎的,到最后变成了奄奄一息的三皇子?”

高坐在主位的武成帝听了罪臣秦蔚的招认,不仅没能弄清事情的真相,反而有种自己被当成一个孩子一般任人欺瞒的侮辱感。

被五花大绑的秦蔚早已不复守陵卫统领的威风,变成了一个阶下囚,尽管他知道自己说的一切听起来无比荒谬,可若是不想连累家人,就必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否则,等待他的将是灭门的惨祸。

想到这里,秦蔚顾不得往日的体面与礼仪,他环顾四周大喊道:“罪臣所言皆是千真万确!不敢有一句胡言,请圣上明察!圣上可以询问在场的所有护陵卫和函德殿附近行走的太监宫女,他们若是瞧见刺客的身影,定会与罪臣一般,说是一个成年女人的身影!”

“这么说,你所做的皆是出自一片忠心,倒是朕错怪贤良了?看来当时朕当时不该派人阻止你,合该看你杀了三皇子,好成全你一世美名是不是?”

武成帝忍不住出言讽刺,越说越气,说到最后,已有些压抑不住盘旋在心头的怒意。

“罪臣不敢!请圣上明察!”

谋害皇嗣的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秦蔚是绝不敢承认的,他重重地叩首,哪怕是额头渗血,也不敢停下。

“不敢?都跑到朕安歇的函德殿外行凶了,还有什么你不敢的?”

话虽如此,可武成帝心里也明白,单单秦蔚一人是绝不会行事如此大胆,区区一个守陵卫,一辈子都没有几次机会入京的小小将领,实在犯不着要诛杀一个八竿子和他打不着的三皇子,这其中必然有他人指使。

“皇后,你怎么看?”武成帝眼睛一眯,看向自己尊贵的发妻。

萧皇后似是根本没有体会到天子的怒气,慵懒的坐在主位的另一边,涂了蔻丹的指甲细细把玩着手里的杯子,不慌不忙地呷了口茶,这才道:“本宫是妇道人家,哪懂这些打打杀杀之事,圣上抬举了。”

武成帝眉梢微挑,正色道:“辽东萧氏一族,怎可如此妄自菲薄,朕可还记得当年皇后一杆红缨长枪,单挑骠骑营而无一败绩,那英姿,朕至今难忘啊。”

萧皇后掩唇而笑,有几分羞赧:“都是陈年旧事了,圣上可莫要再提了,臣妾现在,可是连浇个花都费力呢。”

武成帝呵呵笑道:“是啊,身份变了,有些事情就不合适做了,不过,像浇花这些小事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是了,朕的皇后统领大局,后宫事务一向处理得井井有条,滴水不漏,想必眼光极好,应该能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才对。”

萧皇后笑意盈盈地称不敢,不紧不慢道:“依臣妾拙见,此事的确蹊跷得很,秦统领在护陵卫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不如,召集在场的其他人,审问个清楚。”

说完,她迎上皇帝的目光,神情平静,坦然自若,丝毫不见慌乱。

皇帝眼里的幽光更深了,他点点头,挥手道:“将秦蔚押下去,严加讯问,绝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残害皇室,心肠歹毒至极,待查明真凶,不管是谁,一律严惩不贷!”

话里的意有所指已是呼之欲出,其中蕴藏的寒意令跪在地上的秦蔚打了个寒颤,他想面色发白,抖如筛糠,却仍是将头深深埋入地上,不发一言,任由黑衣暗卫将其拖走。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皇帝不知在想什么,垂着头摸索着手上的扳指,

一袭紫衣的萧皇后仿佛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脸上仍是淡定的模样,可能是晚上没睡好,有些疲累,她抚着白皙修长的脖颈微微偏头,细长的耳坠发出细碎的声响。

“皇上,顺妃娘娘、惠妃娘娘、纯妃娘娘、太子殿下、二皇子、四皇子、五皇子殿下求见。”张德海前来禀报。

武成帝摆摆手,不在意道:“人倒是挺齐的,宣吧。”

“皇上,珏儿,珏儿现下如何?”一进门便哭得梨花带雨美人正是三皇子赵珏的生母,刘顺妃。

刘顺妃年纪不大,本事却不小。她本名刘心怡,出身平阳小族刘氏,父亲在官场上没什么头脑,混了大半辈子仍然是个九品的小县令,可这丝毫不妨碍他四处搜刮美色,不仅家中妻妾成群不说,外面还有一堆外室和说不清道不明的私生子。

据坊间流传刘顺妃也曾是私生子的其中之一,不过她长得好,虽说没有倾国倾城之色,但小鹿般湿漉漉的眼,弱柳扶风的身段,以及不经意的泫然欲泣之态,最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果然,她十四岁进宫,十六岁就被临幸,只那一次,就怀孕并生下了三皇子,没过两年,又有了五皇子傍身。年仅二十岁就被封为顺妃,位列六妃之中,这两年势头迅猛,连带着她的家族也跟着水涨船高,鸡犬升天了。

顺妃这一哭,让武成帝的表情都和缓了几分,他从主位起身,一边扶起顺妃,一边摸了摸五皇子赵瑜的小脑袋。

“说过多少次了,你身子不好就不用过来了,现在天气还冷,万一得了伤寒落下病根该怎么办。”说着武成帝脱下身上的大氅,为顺妃披上。

这对话和动作,仿佛寻常人家的夫妻一般,刘顺妃面色微红,眼如秋水,然而眼角余光扫到主位一侧的人后,便收敛了眼底的喜色,泛起了泪光:“皇上,珏儿,他,到底,目前是生?还是已经······”

说到最后,顺妃已是泣不成声,身边跟着的五皇子眼圈也红了,扁着嘴也哭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哥哥,珏哥哥”。

此问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自觉支起耳朵,毕竟,三皇子的状况才是左右今后局势的关键。

武成帝没有立时回答,他目露精光,眼神犀利,飞快地扫了一眼在场的其他人,将他们的神态动作尽收眼底。

不远处,立着的惠妃、纯妃看到母子悲戚之色不由得动容,也跟着掉了眼泪,太子赵玟面无表情,两侧双手紧握成拳,二皇子赵琉脸色发白,不自觉咬着嘴唇,四皇子赵瑄眼珠子滴溜溜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武成帝轻叹一声,抚了抚哭着的赵瑜,牵起顺妃的手,安慰道:“玉霄子已前去为珏儿诊治了,爱妃且放心,瑜儿也别哭了,朕相信吉人自有天相,珏儿既然隔了这么多天还能回来,定然不会轻易离开我们。”

听到玉霄子已前去诊治,顺妃不禁松了一口气,面上一片安心之色。

纯妃拿出自己的帕子,拭了眼角的泪,轻声劝慰道:“是啊,姐姐,三皇子定是有老天保佑才能平安归来,又怎会舍得弃自己的母妃于不顾?”

“纯妃姐姐说的是,顺妃姐姐莫要再哭了,若是哭坏了身子,到时三皇子醒了该有多自责,”惠妃也加入到劝说大军中来,“况且,姐姐还有五皇子呢,这么小的孩子,跟着哭坏了身子该怎么办。”

个头还只到大人膝盖的孩子抽噎着点点头,他伸出小手,拉着顺妃的衣摆,磕磕绊绊地说:“母妃,不哭,瑜儿,在。”

赵瑜坚强懂事的模样,简直与

《梦里寻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