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猫爷驾到束手就擒下载 小攻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君臣文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

古代言情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猫爷驾到束手就擒》的小说,是作者顾南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萧景姒直接走人,懒得听一出无聊的戏码,走至门口,正逢萧扶辰与生母周姨娘。 周姨娘是坊间女子出身,相貌极美,她膝下的扶辰,自小便有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5 12:09: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猫爷驾到束手就擒》的小说,是作者顾南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萧景姒直接走人,懒得听一出无聊的戏码,走至门口,正逢萧扶辰与生母周姨娘。 周姨娘是坊间女子出身,相貌极美,她膝下的扶辰,自小便有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免费试读

萧景姒直接走人,懒得听一出无聊的戏码,走至门口,正逢萧扶辰与生母周姨娘。

周姨娘是坊间女子出身,相貌极美,她膝下的扶辰,自小便有美名,又聪慧大方,一干庶女当中最得文国公偏爱。

四目相对,萧景姒只停留了一眼,匆匆冷眸,却让萧扶辰身子一颤,白了脸色。

周姨娘察觉:“扶辰,你怎么了?”

萧扶辰摇头,看了一眼已走远的女子,神色郑重:“姨娘,你以后避着七妹妹些,莫要与她起了冲突。”

周氏与萧景姒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我作何要避着她?”周姨娘理所当然,“卫平侯老爷去了,以后还有谁庇护她。”

萧扶辰凝眸,似看去远处:“卫平侯没落了又如何,她倚仗的素来便不是卫平侯府。”眸中,一抹深意,久久不散。

周姨娘惊:“扶辰,你可是看到什么了?”

她淡淡轻喃,凝重了眸色:“帝王燕临,华荣献敏。”

帝王燕临,华荣献敏……

上一世,萧家七女景姒,入主东宫,封后献敏。

萧家五女扶辰,可预未时,可知后事,继献敏皇后之后,为文国公府第二位权倾大凉的宫妃。

夏日刚下了一场大雨,小荷才露尖尖角,恰是泛舟游湖的好时节,傍晚时分,城西河畔边,世族官家的船只,便泊了两岸,随处可见的灯火繁华。

萧景姒走至桥头,便有人来迎。

“将军让我来给七小姐引路。”

打灯走来的男子着了一身灰白的长衫,浓眉方脸,却生得十分和善。

这便是安远将军府的大管事,章周。

萧景姒笑着回礼:“有劳。”

紫湘跟在身后,随同上了一艘漆红的船只,不像周边游湖的船只那般金碧辉煌,只是寻常。

萧景姒刚掀开帘子,便听得女子戏谑的笑声,调侃玩笑着:“你可算来了,秦臻这小子可是让我饿着肚子在等。”

这大凉,对安远将军秦臻直呼其名的人少之又少,这开口的女子算一个,这女子,便是当朝左相,洪宝德,大凉几百年来仅有的一位女相。

左相大人正柔若无骨地趴在软榻上,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

萧景姒径直走进去,坐在洪宝德身边,一杯花茶便递到了她面前:“瘦了些,回头我让人送些补药去国公府。”秦臻问道,“用过膳了?”

语气,轻柔,丝毫没有半分身为武将的凌厉。

萧景姒转头看他,一眼,恍如隔世,她总梦见那一幕,秦臻随着她跳下百米城门,在她坠地前,用身体托住了她,那么高的城墙,他摔得粉身碎骨,她却性命无虞。

眼眶微微发热,萧景姒敛下眸子,若无其事般:“没有。”

他执起酒盏,沏了一小杯:“我给你温了清酒,你先尝尝。”转身又吩咐了章周去传膳。

花酒还有三分热气,入口温润清甜,萧景姒赞道:“味道很好。”秦臻的手艺素来好,便是宫里酿御酒的师傅也比不上他。

秦臻心情很好:“是你喜欢的杏花酿。”

秦臻自六岁被卫平侯认作义子,那时,萧景姒不满周岁,卫红菱早逝,卫平侯常年驻守边关,教她牙牙学语,教她走路骑射的人,都是秦臻。倒是萧景姒,极少喊他舅舅。

即便后来,秦臻受封大将军,也多是他照看她的日常,对她的喜好,自然十分了解,这杏花酿,便是专门为她制的。

洪宝德听了,佯装气恼:“还是景姒你颜面大,我可向秦臻讨了好几回酒,他也没赏我一口。”

洪宝德是将门之后,她的的母亲与卫红菱是手帕之交,两个同龄的姑娘,便自小亲厚,是以,这文官之首与武官之首,在朝中的交情,那也是叫人眼红的。

秦臻就着洪宝德的话:“你这般牛饮,作践了我的酒。”

洪宝德十分不予苟同:“枉你一介武夫,竟比不得我这文臣爽快。”武夫不予理会,文臣悻悻,说正事,“景姒,今日酉时,皇帝召见了我,为的是仕女甄选之事。”

章周传来晚膳,萧景姒慢慢布菜,不经意般问了一句:“我的名帖送去了哪位府上?”

“周王,凤殷荀。”

萧景姒笑而不语,凤家的人,还是不肯放过已编入忠平伯麾下的二十万戎平军。

洪宝德嗤笑:“东宫刚纳了大司马府的嫡长女为良娣,皇上转身便把主意打到了你身上,皇帝老儿不服老呢,还盼着几个儿子狗咬狗,硬是将那张宝座守得严严实实的。”

为君者,位高权重惯了,那唯吾独尊万人之上的权利,自然舍不得也容不得他人觊觎。

萧景姒不言,慢条斯理地用膳,秦臻将她爱吃的菜,一碟一碟挪到她面前,丝毫不理会某位相爷的白眼,他道:“名帖的事,你若不便出手,我替你也无妨。”

洪宝德笑着睨去:“你打算如何出手?”

秦臻素来不爱权谋,当然,若是事关萧景姒,便要另当别论了,他对这从小拉扯大的‘外甥女’可是护得不得了的,前些日里萧景姒病重,文国公府那群混人不管不顾,还不是秦臻直接带着刀和兵过去,亲力亲为地熬药和照看。

秦臻只道:“自有适合一介武夫的法子。”

洪宝德眨巴眼,很好奇。

萧景姒摇头:“我岂是那般好拿捏的。”

自然是,若论心机,便是周旋官场几年的洪宝德也不及她一二,再说功夫,那也是秦大将军手把手教出来的。

洪宝德咋舌:“啧啧啧。”卫平侯府的人,可都不是软柿子。

“靖西的忠平伯,可与你深交?”秦臻又问道。

萧景姒回:“不曾。”

他给她夹了块鱼,放下筷子:“那便怪了,他传书与我,只道了六个字,”沉吟片刻,“他日完璧归赵。”

这归的,自然是二十万戎平军。

卫平侯府的兵马,各个以一敌十,意岭关一战之后,这二十万人马,何人不想收入囊中。

忠平伯倒是舍得吐出来。

萧景姒若有所思。

她依稀记得,上一世楚彧挥兵大凉时,忠平伯便拱手让道,只怕……

她笑:“无事,忠平伯许是不会与我为敌。”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 免费阅读章节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