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女匪家》农女匪家钰人儿 章节列表 农女匪家小白文

农女匪家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女匪家》的小说,是作者钰人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乔建山准备了鸡,肉,烧酒,月饼,香烛,纸钱等物,用食篮子装上,去村口拜社神,拜完回来才能开饭。 社神,是一个村的土地神,不管你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9 20:04: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女匪家》的小说,是作者钰人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乔建山准备了鸡,肉,烧酒,月饼,香烛,纸钱等物,用食篮子装上,去村口拜社神,拜完回来才能开饭。 社神,是一个村的土地神,不管你姓

《农女匪家》免费试读

乔建山准备了鸡,肉,烧酒,月饼,香烛,纸钱等物,用食篮子装上,去村口拜社神,拜完回来才能开饭。

社神,是一个村的土地神,不管你姓啥,来自何处,在村上落户就要拜社神,此时,村上人家一波接一波的挨个去拜。

“建山大哥,来啦!”周长发的二儿周泽年拜完往回走,亲热的喊乔建山。

“是啊,来啦。”

周大勇也快步的追上来往乔爹食篮子上瞧,“建山兄弟,吃食挺丰富啊,圆饼子做得真不错。”

“是啊,你家的也不错。”

庙门口,正在点鞭炮的张铁匠笑着小跑迎上来,“建山,来啦?这个中秋呀,过得真是舒坦,我从村里人来拜神拿的菜就看出,家家都有鸡呀,肉呀,全是大份的,都是托兄弟你的福啊。”

这热情劲儿,往时可从来没有见过,张铁匠在镇子上的打铁铺子帮工,算是正经手艺人,虽说他家也是外来户,但论收入,是村上的富户,村里人一向高看。

“是啊,来啦。”

乔建山从家到社神庙的一段路,总共说了多少句是啊,来啦,记不清了,嘴也差不多笑抽。

人家热情扒拉的笑脸相问,你不得给人回个笑?

从九公子和章大人走后没几天,回马岭村交上去的田粮税已经通知了里正周长安到镇子上领回分发到各家,这速度,说免就免马上给落到实处,所以,这一村子人的热情劲一点不掺假。

好不容易挤到供桌旁,摆上鸡,摆上肉,倒上酒,点完香烛念了几句好话赶忙的撒下来,后面半村的人在排队等呢。

往回走时,见乔武在庙门前的空地上,正和周笙、二牛,大虎子等半大小伙子,在倒腾那只狮子头。

“二乔,整完了就早些回,饭快好了。”

“知道啦,爹。”

二乔头也没抬,正在比划着教几个小子,舞狮子的时候要如何如何,就等着入夜后大展身手了。这不,村上一直没有狮子队,过大节大年时候,也是从外村里请的一头狮子回村里胡乱舞几下而已。

今年不同了,村里第一头狮子乔家掏的钱置办,现下,二乔已成了村里的孩子王,屁股后面跟着大小十几个孩子。

一踏入家门口,乔建山就听得媳妇在念叨,“你说这个大乔,去镇上给夫子送礼,都到这会儿还没回,平时走路慢说得过去,现下不是骑的一匹好马嘛,没一个省心。”

“他或许遇见同窗,聊得高兴忘了时辰,天黑前还能不回么?”

乔建山把食篮递给媳妇,里外瞧了瞧,“我闺女呢?”

“你闺女,要当女状元啦,一回屋就关在小书房里不停的写呀写,要是个儿子,我真的能指望他给我考个状元回来。”

闻言的乔爹咧嘴笑,我闺女,我骄傲!

这日子是越过越顺心,都是闺女的功劳,城里的大院子咱家有朝廷给赏了,在村里的地位也上升了,家里银子现下也宽裕,还有两匹大马,就连山上的大狼也听我闺女的指挥,瞧瞧这小日子过得,哼唧、哼唧……

乔建山边哼哼边帮媳妇往灶上加柴火,一阵秋风吹进来,都不必用吹火筒,火苗子使劲儿旺,媳妇的炒菜铲子翻转几下,满院子飘的饭菜香。

“咚咚哐哐……咚哐咚哐……”

锣鼓声绕村响了起,伴随着锣鼓声,有孩童大喊,“今晚戌时末,社神庙前,有舞狮子看啦……”

“二乔就是能造,花银子买了狮子,捣鼓两天了,也不知道能搞出什么名堂,小乔巧啊,喊你二哥回来吃饭。”

陈兰一盘盘的把做好的菜摆到正屋的饭桌上,朝小书房里的乔巧大喊。

院里,镇上回来的乔振已经把马拴好,“娘,天黑了,还是我去叫二乔吧。”

“好那你快去。”

乔爹拿出他特意在镇上打回的桂花酒,找来三个小杯子,今日高兴,他要和儿子们喝酒。

陈兰瞪了他一眼,“乔建山你脑子咋想?孩子才多大就给喝酒。”

“过节嘛,男孩儿,一小杯不防事。”乔爹嘻嘻。

“爹,给我也来一小杯。”

“你是真小,你就不能喝了。”

……

“来,这一杯就当庆祝,庆祝什么呢?庆祝我们家脱贫致富!”乔爹与两儿子举杯。

馋得小乔巧眼巴巴看。

“闺女,你和你娘吃肉,鸡腿是你的啊。”

“啊……辣……”二乔一仰头杯见底,辣得皱起脸。

大乔比二乔长两年,喝酒有了经验,轻抿一口,夹菜往嘴里送,乔巧看了眼两哥哥,一个斯文一个豪放。

“二乔哥,你吃好没,舞狮子啦!”族长家孙子周笙在院外喊开了。

二乔把碗里的饭扒拉完,一抹嘴巴,怀里揣个月饼就带着孩子们往社神庙方向跑。

看一家子吃好了,陈兰收拾了碗筷后,又在院子东墙边摆了一桌,这次摆的是月饼,瓜果,茶水。

摆好之后,又帮乔巧把羊角辫梳了下,插上两朵红色小绢花,母女两个才又回到院子里。

乔爹和大乔在边上吃着饼看热闹。

“娘,为什么他们不拜。”乔巧指着老爹和大哥。

“男不拜月。”

“还有这种讲究?”

“那女拜月怎么说?”

“像我们小乔巧拜月是求月娘保佑你一生美丽,长大后觅得好郎君。”

“哧……”忍着笑拜完,乔巧倒是吃不下饼了,随意吃了些果子,坐在院子的一角,依着老娘,赏起这一轮现代古代都一样的月。

往年家里穷,没今年这般正正经经的过过中秋,来到古代的第七个年头,才真正的认真的赏了一回没有雾霾遮挡,皎洁鲜明的月。

现代的亲人们,共赏皓月一轮,不知你们可好?

这可真真是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喧嚣又喜庆的锣鼓声扰了乔巧的思绪,村头社神庙的沸腾人声已经传遍村里每家每户,家里有小孩子的,关都关不住,央着大人带着去看热闹。

乔建山坐在边上,吃着大儿给剥的菱角,看着妻女,想着村头正舞得火热的二儿,这日子圆满!

“爹,今日在镇子上,听一个家里有亲戚从府城那边回来的同窗说,这天怕是要乱。”

《农女匪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